百度统计和谷歌广告

严惩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人民法院法官韩宾附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张让先、常静、武美琳定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免予其刑事处罚,依法执行2800余万案款

尊敬的中纪委,公安部,高法,高检各级领导!您们好!
我是受害人刘国俊!请求各级领导给予帮助和支持!救救我这个可怜的老百姓!我全家老小都表示感谢!
您们知道债权人可以在法院诉讼中通过财产保全方式查封债务人的土地、房产,其目的在于债务人不能清偿时,可以通过将查封物拍卖作价的方式,来保障自身债权的实现,这是我国法院诉讼中非常普遍的诉讼方法之一,同时这类查封财产未经法院解封,是禁止过户的。但在现实之中,却有法院执行法官知法犯法,藐视法纪,运用手中执行权力,将已经查封的抵押物未经解封,即转给案外人,致使债权人上千万债权落空。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这种强盗般的执行错误,在执行法官被定罪之后,居然定罪,但是免于刑事处罚,在债权人申请国家赔偿时,相关责任法院仍然搪塞推辞、不管不问,妄图蒙混过关,不回复,不立案,致使债权人每天遭受损失,致使司法公信力不断被抹黑。不得不让受害人认为,冤假错案确实是内蒙司法系统的“特产”。

一、内蒙古高院终审判决,合法债权取得保障难执行

债权人刘国俊与债务人内蒙古日兆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兆公司”)、金黎轮借款抵押担保合同一案,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8月17日作出(2011)内民抗一字第1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维持了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巴民二初字第51号判决书之中:“日兆公司在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向刘国俊偿还欠款本金6,287,415.00元,逾期支付利息按月息2%计;日兆公司以先前已被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的抵押房产(产权证号:临房字第300016、临房字第300022号、巴临国[2003]字第00259号)承担抵押担保责任;案件受理费、保全费由日兆公司承担”的结果。得此判决后,刘国俊的合法债权得到了充分保障,但是,因为执行法官韩宾滥用执行权力,肆意分割同宗土地的违法行为,刘国俊的合法债权至今无法实现。

二、执行法官滥用职权,合法债权十余年未实现

因债务人未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履行义务,因此债权人刘国俊向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却发现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韩宾在明知日兆公司已将土地、房屋、机器设备抵押给债权人,债务人的房产在已被轮候查封的情况下,违背《物权法》第179条、182条关于“抵押权优先”、“房地一体”的原则,肆意分割同宗土地,违法向巴彦淖尔市国土资源局出具《协助执行通知书》(在国土局提出异议时,韩宾派员到场督办,威胁如不办理就是抗拒之法,对国土局人员司法拘留处理),未经解封即将其过户至案外人侯银贵名下,致使债权人的合法债权变成泡影,至今无法执行。

三、十年生死相盼,想维权,比登天还难

执行法官韩宾滥用执行权力,肆意分割同宗土地的违法行为严重侵害了刘国俊的合法权益。刘国俊自此开始了漫漫维权路。截止2020年的十年间,刘国俊分别向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巴彦淖尔市人民检察院、巴彦淖尔市纪委,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蒙古自治区高院、蒙古自治区纪委、那至于中纪委巡视组反映情况,递交材料,十年间耗费时间精力无数,花费金钱更是巨大,不但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此事,而且损失还在不断的扩大。现已认定法官犯罪事实,因此通过国家赔偿程序解决此事,却也是连吃闭门羹,连立案都不给立,真是“十年生死两茫茫,想维权,比登天还难”。

四、法院定罪免罚,属于枉法裁判、包庇纵容

2018年4月包头市人民检察院对违法犯罪人员韩宾以涉嫌“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立案侦查,并公诉至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8月21日作出(2018)内02刑初22号刑事判决书,判决韩宾犯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免于刑事处罚。

依据《刑法》三百九十九条之规定:在执行判决、裁定活动中,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致使当事人或者其他人的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使当事人或者其他人的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之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造成经济损失3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遭受重大损失”;造成经济损失15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在本案中,刘国俊遭受的损失2800余万(六百多万的本金及判决确定的十余年双倍利息)。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主审法官张让先、常静、武美琳法官明显是罔顾事实、避重就轻、枉法裁判,将应当在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之间量刑的罪犯,直接免于刑事处罚,试问你们法律依据何在?你们的司法公正何在?你们的良心何在?是什么原因能让你们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做出这样的判决???

五、国家赔偿频繁遭受法院闭门羹、冷暴力,试问法制何在?法院“怎解释”

   鉴于刘国俊在本案之中被害人的角色,无法就刑事判决进行上诉,只能寄希望于国家赔偿程序。2020年6月2日刘国俊向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部门当日收取赔偿材料后,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国家赔偿案件立案工作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不予出具加盖本院专用印章并注明收讫日期的书面凭证,并于2020年6月17日口头答复此案不属于国家赔偿范围,且将全部赔偿材料寄回。无奈之下,刘国俊依据《国家赔偿法》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并于2020年7月7日向其邮寄了全套立案材料,但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7月9日收到全套立案材料后,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的规定》第三条的规定,未在七日内给予答复。敢问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怎么解释?”试问内蒙古司法是否要做赖子?国家赔偿制度有何用?是否刘国俊就应该哑巴吃黄连吗?

六、大声疾呼

我本人刘国俊作为一名守法的老百姓,自抵押财产被违法转移过户后,所遭受损失至今累计2800多万元,致使倾家荡产!生活都难以维持!真对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在国家赔偿程序中限制立案的行为,明显是对《国家赔偿法》的阳奉阴违,通过此等手段让我吃闭门羹,从而知难而退放弃索赔请求,妄图以此蒙混过关,逃避赔偿责任。我本人在此大声疾呼:

恳请,中纪委,公安部,高法,高检各级领导和部门给予帮助和支持,我作为一名受害者实在是走投无路,诉苦无门!您们的每一次支持和帮助,都是对我们这些善良的老百姓最大的安慰!也给我们增添了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

请求中纪委,公安部,高法,高检的各级领导和部门对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张让先、常静、武美琳法官的枉法裁判行为作出严肃处理,并重新追究韩宾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的法律责任!监督巴彦淖尔市中院立即提起执行案件,按照法院判决执行回款2800余万,还我们这些老百姓一个公道和清白!!谢谢各级领导!再次表示感谢!

附:韩宾一案定罪免罚的刑事判决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